• 你好,歡迎來到漢中文明網!
  •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美麗鄉村·文明家園

德治自治和法治“三治融合” 找到鄉村治理的留壩答案

來源:漢中市委文明辦    時間:2019-04-16

4月12日,記者跟隨“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”主題采訪團來到留壩,但見城鄉環境美麗整潔、鄉村社會充滿活力,村民精神飽滿、和諧有序。

一個只有4.7萬人口的山區小縣,如何變得如此“耐看”,還讓人留連,幾天的采訪,我們漸漸找到了答案。

地處秦嶺南麓的留壩縣,近年來,投資10多億元補齊基礎設施短板。圍繞全域旅游,連續7年投資4.6億元,實施“精美留壩  城鄉環境綜合整治”工程。

鄉村振興,治理有效是基礎。留壩健全德治、自治和法制建設,通過“紅黑榜”“德美屋”和“院壩說事會”等多種形式,回答了拿什么“治”和怎么樣“治”的問題。

“德美屋”,成為道德標尺

留壩建造的“德美屋”,積攢著孝、善、誠、勤、儉、美六種積分,讓人的“窮”與“富”,不能光看票子有多少,更要看精神風貌怎么樣。

火燒店鎮中西溝村村民劉建華,是村上的“難纏戶”,事事愛計較,大多村民不愿與他打交道。

2018年5月20日,在干完活回家的路上,劉建華撿到1000元,本就愛錢如命的他,卻把撿錢的事告訴給了村干部,并協助多方打聽,將錢歸還本人。

劉建華思想的變化,其實是留壩縣持續開展美德和紅黑榜教育的結果。他說:“村上多次召開院壩說事會,每個月都在德美屋評分,還張榜公布,我要給女兒帶個好頭”。

當月,劉建華因拾金不昧獲得加分,并在典型評選中對他以誠信村民進行表彰。現在,劉建華像換了個人,現在沒事就拿起掃帚主動清掃家門前小廣場,清理附近垃圾。

目前,該縣75個村“德美屋”實現全覆蓋,舉行道德積分集中兌換活動100多場次,參與群眾達2萬余人。鄉風文明由“虛”變“實”。

“紅黑榜”,成為獎懲利器“德屋”,它像一把尺子,時刻考量著老百姓的道德標準。而“紅黑榜”,卻成了獎懲利器。

兩年前,因為不講衛生,曾經的貧困戶周興春在“我愛我家”活動評比中首登“黑榜”。

當天中午,我們走進馬道鎮沙壩村五組周興春家里,回憶起第一次上“黑榜”的經歷,女主人趙志琴雙手掩面,“都是鄉里鄉親的,那咋好意思呢!”

揭丑了,觸及到顏面和心靈,就會改變。周興春享受搬遷補助政策,在原址蓋起了新樓房,把房前屋后收拾得整潔干凈,臥房床鋪疊放整齊,屋里衛生一塵不染。現如今,他家門頭懸掛著“衛生模范家庭”小紅旗,這“黑”與“紅”的轉化,正是“紅黑榜”的催化作用。

“環境好了,住在這里心情就要舒暢些。”趙志琴說,心情好了,干啥都有勁頭,務園子、種中藥材和養蜂搞產業,去年收入了5.4萬元。

今年3月7日至11日,國務院農業農村部農村社會事業促進司副司長何斌,帶隊到留壩調研。

何斌一行來到周興春家里,參觀完周圍環境,房屋居舍,還有主人家流露出的精神風貌,何斌感慨地說:“要是我們農村,每家每戶的環境衛生都像這樣,那我們的農村環境就不是問題。”“

在留壩的每個村,都有群眾自己議定的村規民約,內容雖然不盡相同,但是處罰措施基本一致。對于違反村規民約的村民,都要上“黑榜”,嚴重者,還要進行“歇幫”處罰。

沙壩村貧困戶陳某,老婆殘疾,女兒身患小兒麻痹,居住著兩間土坯房,2017年被列為“危房改造戶”。但是,陳某覺得,建房是幫扶干部和政府的事,等靠要思想特別嚴重。

陳某為推拖建房上過兩次“黑榜”。2017年6月,村上對他實施“歇幫”措施。歇幫就是暫停一切幫扶,停發低保金、殘疾人補助金等。 

村上動了真格,陳某連續兩個月沒有領到補助,心里著急了。于是,他很快騰退了舊宅,在原址建起了新房。并向村委會寫出保證,解除“歇幫”書面申請。新房驗收合格后,他領到了5萬元危房補助和相應補貼。 

通過教育和感化,陳某態度積極,開始參與村上事務。考慮到實情,給他爭取到公益性崗位,當上了護林員,每月有500元工資。陳某利用開會時機,還不忘自己護林員職責,經常提醒村民“注意森林防火!”

說得好,不如做得好。留壩建立的德美屋、紅黑榜、院壩說事會等平臺,它們相輔相成、環環相扣。在脫貧路上出力不小,全縣涌現出200多個脫貧攻堅先進典型。

扶貧社,成為鄉村振興好抓手

從2016年8月起,留壩縣打造了新型村級扶貧互助合作社平臺,扶貧社是在村黨支部領導下,集生產經營、村務管理、公益服務于一體,不僅成為“永不走的扶貧工作隊”,也讓村集體經濟不再空殼,讓鄉村振興有了主心骨。

06.jpg

村民在扶貧社組織下勞動掙工錢

截至2018年底,留壩全縣73個扶貧社實現村集體積累320余萬元,4000余戶群眾分紅530萬元,帶動全縣貧困戶人均增收3900元。

村集體不再“空殼”,村民出工有工錢,年底還能領分紅,貧困戶不再被動等靠要,而是響應支部號召,呈現長效脫貧好勢頭。

05.jpg

簽訂企業與扶貧社幫扶協議

“農村問題還是要農民自己來解決,要明確誰才是鄉村治理的主體。”留壩縣委書記許秋雯說,扶貧社從制度層面創新村級組織的管理運營模式,集體經濟不再空殼。“扶貧社實質就是村黨支部領導下的農村集體合作社,是黨在村一級各項工作的承載主體。”

陜西省政府參事鄭夢熊認為,留壩扶貧社模式叫響了農村集體經濟,有利于破解農村“有集體無經濟”的發展困局,為脫貧攻堅帶來新動能,也是實施鄉村振興的有力抓手。

鄉賢,成為教育群眾的“活寶”

梭欏村,因有棵3000多年的梭欏樹而得名,它是庇蔭鄉鄰、無欲無求的文化象征。

04.jpg

記者在梭欏村采訪

我們趕到江口鎮梭欏村時,趙紅禮、鄭登友兩位老人正在村委會門前的核桃樹下聊天。

01.jpg

梭欏村干部陪趙紅禮(左三)鄭登友(左二)老人聊天

每當說起現在的生活,趙紅禮老人顯得十分動情,他舉例子打比方,今昔對比,教育村民要學會知足、懂得感恩。

趙紅禮老人今年78歲了,他無私耿直的品德有口皆碑。2017年,村委會門前加寬河道,需要砍伐幾十棵核桃樹。

眼看掛果的核桃樹就要被砍掉,協調工作陷入僵局。趙紅禮老人帶頭砍掉了自己栽植的十幾棵核桃樹,而且不要分文賠償。

02.jpg

趙紅禮老人在看村規民約

有了趙紅禮老人的舉動,余調志、周榮華、鄭登友等老人都紛紛效仿,很快砍掉了自己的樹,也不要任何補償,河道改造工程得以順利實施。老人們常說,要學習梭欏樹精神,多奉獻,少索取,這樣才能長治久安。

“他們是我們村里的活寶!”提起村里幾位老人,村支書張秋菊豎起大拇指,顯得非常自豪。因為有這樣的老人帶頭,村上公益項目就比別的村爭取得多,很多事情也好做。

03.jpg

梭欏樹成為梭欏村的文化象征

村上成立的鄉賢隊伍,開展村規民約、道德講堂、扶智學堂,邀請趙紅禮等老人講述梭欏樹的故事,用生活中的點滴教育群眾。如今,這些老人,就像一棵棵梭欏樹,成為道德模范的標桿,影響著一代又一代梭欏人。

許秋雯說:“我們建立‘德美屋’、公示‘紅黑榜’、創新打造‘扶貧社’,開展‘亂象’集中整治和打擊違法犯罪等活動。打一套德治、自治和法治‘三治融合’組合拳,找到了鄉村治理的有效載體。”(陜西農村報 記者 遠)

nba录像吧